• 学校主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生工作 > 信息发布 > 榜样风采

    2014年CSC项目资助者刘畅

    【来源:未知  作者:刘畅  日期:2015-4-17    浏览量:  】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

    201548日星期三,上午915分, Lilly library of Purdue University,雨过天晴。静座在与落地窗一肩之隔的位置,窗外是被乌云洗的澄澈的天空,窗内是对着自己笑的影子,笑着笑着,好像看到了微微扬起的嘴角正慢慢回放着我的半载飘摇,依然骄傲!

    如果有机会可以勾掉自己身上一个属性,我定会毫不犹豫的勾去自己的惰性。一直想写些什么留给自己,却因懒惰一拖再拖,也特别感谢刘洋老师一直以来对我的信任和包容,留给我足够的时间让我去勾勒这幅行走在异国他乡的我的样子。授人以鱼,不如授之以渔,在这儿,我不仅仅想分享我在异乡的生活,更想让你读到我在异乡为何选择这样去生活,用这轮廓回忆我、鼓励你。接下来的只字片语就是我的故事,我叫刘畅,一个2011级土壤学专业博士研究生,一颗在东陵青松翠柏旁成长、又从天柱山脚下飘出的沈农学子。

    我常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慢半拍的人,在同龄人都为事业拼搏的时候,我才找到自己想去走且一定要走的路,于是,这场旅行就这么开始了……

    初到美国的第一课就是语言的学习。学了二十几年的中式英语,来到一个讲美式英语的国度,最先遇到的障碍不是单词量,不是发音,不是语法,更不是英语等级考试参考资料中的凭语境推断,而是自卑心理,一种无法遮掩的自卑和束手无策的向往交织而生。我每天低着头走路,并不断暗示和默认自己已经彻底沦为英语的阶下囚,越是这样,越是不敢说,对方越是听不懂,我越是胆怯,活生生把自己逼进了“不敢说”和“听不懂”的恶性循环里。但是我不甘心如此生活,我反复和自己对话,告诉自己遇到问题不可怕,可怕的是我愿不愿意去积极的解决问题。我开始摸索着对症下药,“不敢说”是因为单词量贫缺,“听不懂”是因为发音差异,在尝试各种学习方法后,终于在时间的堆积下找到适合自己的良方,工作时抓住一切可利用的机会和办公室的朋友对话,空闲时灌水式背单词和听新闻模仿发音。以己为镜可以知进退,所谓的进步不过就是每天坚持着积累,只有走过一段路偶尔回望时才能看见,原来我真的已经超越了从前的自己,而最初让我退缩的不是强劲的对手,是那过分的妄自菲薄。所以说,自信是你最大的潜能,它能撑起我们人生的高度,如果你认为自己不行,那你真的就永远不行了。时间还在继续,我强忍着把过去每一天的记忆拉扯出来,却发现,那段最艰难的日子仿佛是一枚挂在记忆里,温暖发亮的茧,它为我照亮前路,更教会了我在困难面前不应低头、不能放弃,调整出最适合起跑的姿态,等待一触即发。

    来到普渡大学的第二节必修课是态度的洗涤。最初和外导Brad探讨研究方案,Brad拿着一张试验地鸟瞰图,随口又补充了句watch it like a bird,我突然满脸涨的通红,脑海瞬间闪过好多念头,他是不是觉得我听不懂这么简单的对话?他是不是觉得我底子很差?他是不是不喜欢和我交流?自卑、羞愧、更或是对自己灼伤的自尊的极大保护让我再次低下了头,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刻意去避开与他面对面沟通。直到有一天,一个美国男孩向办公室的Elin讨教问题,两个人对着电脑,男孩为了看的更清楚些,噗通一声单膝跪在了屏幕前,我被震撼的像是浑身打了麻药,这一步之遥,淋漓尽致的反映了两种教育体制下的学生对知识渴望的态度和行动,遇到困难是躲避还是迎击,决定了我们能给自己飞出多广阔的天空。每天都能在办公楼的走廊里看见席地而坐等待上课的学生们,他们挤出课前的时间把书本里的知识粘贴在脑子里,把有限的时间拼起来,长此以往怎还会抱怨人生苦短?我也会坐在教室旁听教授讲课,每当看着学生们在课堂上不断的抛出疑问,感受着师生们积极自由的互动,总会让缺乏主动性的我觉得自己像个透明的旁观者,惭愧不已。让我感动的还有经常发生在身边的小事,诸如某天坐班车回家,看见邻座的中国女孩在颠簸昏暗的车厢里边看书边做题,从学校到家不过15分钟的距离,看着她,鼻子突然酸了,孩子们真棒!于是我在日记里记下这样一段话:无须去嫉妒谁的生活,因为在你不理解的、羡慕的生活背后,有太多你看不见的辛酸,而这些光环也正是他们应得的回报。每一个能触动我的细节都有它值得被欣赏的态度,那是一种对科研、对学习、对自己负责的态度。很喜欢电影《一代宗师》里的一句台词,人活一世,有的成了面子,有的成了里子,都是时势使然,借用这句话想告诉自己:追逐梦想,要么败于面子,要么成于里子,都是态度使然……

    时光如水,总是无言;半载漂泊,依然迷茫。如今的我仍无法站在山顶预示自己哪条路能让未来更顺畅,却也不想用别人眼中的捷径揭开自己的谜底。就这样,我一寸一匍匐,遇弯即转,绕坎而过,不慌不忙,不骄不躁,也从未放弃。半年里,我不断鼓励自己不要怕年纪的束缚和羁绊,去做一些自己喜欢、又看似做不到的事情,这是一种挑战,也是进步的另一种方式。有人问:圆规为什么可以画圆?因为脚在走,心不变;我们怎么才能去圆梦?只要脚动,心定。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,起笔落笔间,我的故事暂时告一段落,把它送给将要启程的学子,更要送给扎根在母校的师弟师妹们。经常有人问我未来该如何选择,就业、求学或是出国深造?我无法回答,我不知道未来的我们会在哪里平凡,因为每条路都有它不可替代的风景,只希望这寥寥几笔能烧成一小块砖铺在你们的脚下,让你们从我的影子里学会了知取舍、明得失,带着勤奋、求实的校风一路向前。

   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可是外面的世界没有熟悉的亲人、师长、朋友,没有克威先生见证的寒来暑往,没有堆落满地的金黄扇叶,没有悠悠草香的闪烁星空,更没有抬头就可以仰望到的沈阳农业大学。回眸处,感谢张玉龙导师的支持,感谢Brad教授的帮助,感谢远方师长朋友的关心。一树清风,一窗暖阳,一声安念,我正努力陪着梦想一起茁壮成长,那么,另一端的你们呢?

    刘畅  2011级土壤学博士研究生

    土地与环境学院